博狗

搜索
查看: 482|回复: 0

气冲冲的找司机理论。司机不停的博狗道歉

[复制链接]

70

主题

70

帖子

24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48
发表于 2017-8-3 15:06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她知道他醉了,尽管他口中叫不停的喊博狗着的名字是属于另一个女子,她还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,睫毛轻颤,铭记了他唇上的温度。听心在说,如果记忆也可以永存,那么此刻请让我沉沦。



当清晨的雾来临,初夏抵达,窗外那一树粉白的花朵开的姿态妖娆。和煦的风溜过了树梢扬起了一场自杀式的伤逝,花瓣轻曼舞,迷离了这一夏晨。

望向窗外,莫柯儿小巧的脸蛋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忧伤,大大的眸子追随着窗外飞舞的花瓣,丝毫没有发觉有人博狗走进了花店,直到门外的木槿风铃响起了清脆的叮当声,才察觉有人走了进来。

你好,欢迎光临陌上尘。

舒展眉头,微露一丝浅笑招呼来客,走进来的博狗是一个女子,很美,这是柯儿对她的第一印象。她要了一束香水百合,并要求送到她的工作单位,收件人却是自己。那一天柯儿记住了这个叫做茧儿特别女子,只是没想过未来的人生会彼此交集。

包好了一束香水百合,送到茧儿的单位。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收下了鲜花,她微笑着接过整束花,丝毫不为博狗周围羡慕的眼光所动。柯儿俏皮的朝她眨了眨眼睛,她朝着角落里努努嘴,柯儿才发现角落里一个英挺的男子已经涨红了脸。男朋友吧?一定是两个人吵架了,所以想办法来气他的,真是一对搞怪的活宝。

第二天茧儿的男朋友小城也来到了花店博狗,点了一束香水百合。喂,送给昨天的那个女孩子,写上茧儿我爱你,署名,小城。柯儿故意的问他,和女朋友吵架了?他挤了挤眼睛,那是我们的游戏,正所谓不打不骂不相爱。

恩恩,那不错。你们一个月玩个四五回,我还能赚个五六百。你要是一个月买十次,我给你打八折。怎么样?柯儿马上换上了一副财迷的模样,看着小城的模样仿佛在看一座财神。好啊。小城转身想离去,茧儿却在这时推门而入。

买花送给哪个妹妹啊?不难闻出话中带着一股酸酸的味道。我最爱的好茧儿,你就饶了我吧,我的心里博狗从来只有你一个人,天地可见,日月可表。小城的表情几近无赖,却又让人觉得煞是可爱。话锋一转:倒是你,昨天可有人给你送花了。表情甚是哀怨。

怎么了有人送花给我是因为我有魅力,不像是某人连博狗谈一个恋爱,都只能偷偷摸摸的。茧儿故意的加重了“某人”两字的语气,气的小城涨红了脸。你为什么不曾为我想过呢?我也有我的无奈,这不,我今天一有空就跑来给你买花了,你还要我怎样?

茧儿接过他手中的花,毫不怜惜的丢在地上,尖细的鞋跟毫不怜惜的才在上面,残了那一束博狗代表小城爱意的花。扬起那头修剪的精致的短发,高傲的夺门而出。留下了一脸颓败的小城,望着花束低头不语。

柯儿走到他身边,拍着他的肩膀。先生,其实花是她自己买来的。什么自己买的?小城有些难以置信的问。柯儿无奈的回答,是啊,她买给自己的。小城开心的抱着柯儿转了一圈,谢谢你我的小天使,然后丢下一脸错愕的柯儿朝着茧儿离去的方博狗向追去。

    当茧儿再度踏入陌上尘的时候,柯儿忍不住在心底呻咛。大概又要去面对那个可怖的男子了,茧儿大概看出了她的疑惑主动的说起来她与他之间的故事。

茧儿是他们部门的主管,又年长小城五岁,所以小城不愿别人误会自己是靠着女人向上爬笨蛋,对于两人交往的事自是闭口不谈。可是茧儿不想偷偷摸摸的去爱,才想起了这个办法来刺激他。

年长五年,又能有多少差距,只要两心相惜又有什么不可以。茧儿,一个敢爱,敢恨的女子,让人博狗打心底里欣赏她。在她那双璀璨的眸子里柯儿看见了自己一直没有的东西,也许是勇气,也许是执著又或许是些别的什么。

逃离那个家,已经有多久了,只是偶尔才会想起它。对于那个家来说,她就像是一个客人那般生疏,那里属于父亲与另外一个女子。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隔阂,她就是无法融入家,所以在可以独立的时候毫不犹疑的选择了逃离。在这个陌生的博狗城市里遇见茧儿,有了一丝“家”的暖意。

茧儿成了陌上尘的常客,工作之余茧儿常常会来陪她。手握一杯咖啡,两个女人对坐,似博狗乎有着说不完的话题,聊得最多的大概还是小城。从而得知茧儿口中的“斯文败类”同自己一样是一个独在异乡打拼的异客,无形中拉近了一些距离。

又或许是两个人的关系终于公开化了,当茧儿博狗挽着小城微笑着站在柯儿面前时,除了幸福这两个字,柯儿再也没有想到有什么更恰当的形容词了。小城,幽默风趣,谈吐得体很快就融入了两个女子的世界。

常常俩个人约会也会拉着柯儿同往,喜欢茧儿是无庸置疑的,喜欢小城是出于爱屋及乌,柯儿是这博狗样的剖析着自己的心思。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高烧,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改变,也只是如果。



柯儿在一阵寒噤中醒来,无力的抬起手触摸到脸上炽热的博狗温度,想起床倒杯水喝却跌坐在地板上。艰难的爬起来摸索着找到电话,茧儿,救我。她听见自己如此的说着,而后便陷进无尽的黑暗中。

刺鼻的消毒水味刺激着嗅觉神经,张开酸涩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小城关切的脸。你醒了?小城的额博狗抵上了她的额,触及的是一片微凉,温湿的液体滑过眼角消失在发际。有着许些硬咽,不要对我太好,我会忍不住去眷恋那些不属于我的温暖。

当茧儿赶来的时候,柯儿的病情已经趋于稳定,握博狗着柯儿的手似乎想借此传递一些温暖给她。我出差了,所以只好打电话给小城了,幸好来得及。鼻间微酸,茧儿,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,你是如此温暖如菊的明媚女子。

放心不下花店,休息了几天便吵着出院,办好手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。西天的云彩即将落幕,夜色逐渐博狗的笼罩了这座城市,为炎热的夏日带来了一丝难得的凉意。亲昵的挽着茧儿,看着不远处的小城拿着矿泉水朝着两人走来。

突然的小城惊恐的朝着两人大声的叫喊,但是所有的声音都博狗被淹没在喧嚣之中,两人面面相觑的猜测着小城到底在说些什么。小城已经快速的跑到两人身边试图推开她们,却只推开了茧儿,柯儿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小城眼中闪过一丝绝望,转过身把柯儿紧紧的拥进了怀里,大力的转身。柯儿的瞳孔不停的放大,看着博狗那辆车子朝着两人驶来,忘记了挣扎。刺耳的刹车声,路人的尖叫声,充斥在耳际。预期的疼痛并没有来临,车子紧挨着小城的腿停了下来,有惊无险。

茧儿慌忙的爬起来发现两人没事,气冲冲博狗的找司机理论。司机不停的道歉,路人的议论纷纷,一切都没能传递到柯儿的脑海之中,她的眼睛里只余下了一个人,那就是小城。柯儿不停的在心里呐喊,请不要对我这样好,我怕自己会不由自主的爱上你,然后厚颜无耻的去掠夺那些不属于我的温暖。

审视着怀中的柯儿,娇小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,想是怕极了吧?刚才那一刻自己也很怕的,这博狗个世界对他来说还有太多的眷恋,只是他知道自己还是无法丢下她独去自逃命的。

曾经几时她闯入了那颗只为茧儿敞开的心扉,柯儿与茧儿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类型,相对于茧儿的精明干练,在她身上有着更多的则是一种让人想去细心呵护,不由自主的怜惜,她与茧儿孰轻孰重已经变得无从知晓。

茧儿大声的与司机争论着,唤醒了两人之间的凝视。小城阻止了茧儿与博狗司机之间的理论,拥着两个女人走入人群,汹涌的人潮很快的就淹没了他们的身影。大概人们很快的就会忘记了这一段小小的插曲,唯一无法恢复平静的大概也只有柯儿那颗遗失的心。

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,平稳,安静,单调的任时间如沙漏般消失。与以往不同的是柯儿开始拒绝他们两个人的邀请,她爱茧儿如同一位可亲的姐姐,而对小城她开始情难自禁。两人相携而去,门上的木槿风铃又响起了一阵轻吟。望向窗外,一片早落的枯叶在博狗风中翩跹若蝶。原来这一夏已在不觉间悄悄溜走,又是近秋了。



手机的铃声不停的响着,在幽深的夜里显得格外的狰狞,摸索博狗着拿起手机小城含糊不清的叫喊着,我在不夜城,来陪我喝酒好吗?听着他断续的声音,不难猜出他醉了。匆忙的赶去酒吧,看见他趴在吧台上仍然一口口的喝着酒,醉眼迷蒙。看见柯儿时,小城开心的举杯示意他在这里,却在下一秒醉的不省人事。

好不容易把他“拖”回家,翻着他的皮夹找着博狗钥匙,刚打开房门两个人就双双跌倒在地板上,尚且来不及喊疼小城就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,捏着柯儿纤细的肩膀提起了她。双目布满血丝喃喃自语:茧儿,相信我房子以后会有的。你去告诉阿姨,就算我小你五岁又怎样,我会给你幸福,用我的全部来给予。

他的唇缓缓的向着柯儿靠近,抗拒的推着博狗他的胸膛,只是目光触及到他的眸间发现那里已是一片晶莹。再也不忍拒绝,纵然他口中呼唤的是另一个女子,她还是闭上了眼睛,踮起脚尖,睫毛轻颤,献上了自己的唇。

依在他的怀里,倾听着他的心跳。博狗柔和的灯光把他的脸映衬的更加棱角分明,眉间轻皱,让柯儿有种冲动想帮他抚平。茧儿,他在睡梦中呢喃。柯儿伸出去的手僵在那里,是啊,你从来都不曾属于我。

慌乱的穿好衣物,逃离了他的住所,回头望向他的房间,忍不住让博狗泪滑落了脸颊沾湿胸前的衣襟,或许明早他醒来会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梦吧。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,小城在睡梦中呢喃着的名字却是柯儿。

自那以后小城很少来陌上尘,每次来的时候看着柯儿的目光总是博狗复杂的让人难以琢磨,茧儿开始变得沉默,视线偶尔会在两个人的身上巡视,似乎探究着些什么。而柯儿却始终不敢面对两人,她爱小城同样也爱茧儿,有些事只能永远埋葬在心底。

余月后,茧儿送来了喜帖,红的刺目。坦言自己即将为人妻,也博狗即将为人母。手中的杯子就那么的滑落地面,碎成了无数的碎片,慌乱的想拾起它们却被尖锐的瓷片割破了手指。圆润的血珠恣意的在指尖妖娆,只是为什么不疼呢?

茧儿用纸巾按住伤口,心疼的把柯儿拥进怀里。柯儿,两个人的爱情里博狗永远无法容纳第三个人的爱。注视着茧儿的眼,在内心嘶吼着:告诉她,告诉她,你也属于小城。话到嘴边去只能化作点滴的泪,不停的落下。她不能啊,眼前的女子是茧儿,那个一直视她如姐妹的茧儿。

推开茧儿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,不停的用泪来宣泄心里的疼博狗,丝毫不理会茧儿在门外的呼唤声。许久后擦干了泪,走出了卫生间,茧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离开了。环视着小小的花店,这里每一个角落都有着属于他们的记忆,暖暖的,那么的让人舍不得,现在却必须离别了。

不久以后那家花店换了名字,当然也换了主人。很少会有人忆博狗起曾经这家花店叫陌上尘,它的主人叫做柯儿。陌上尘,阡陌上的尘土,风过即无痕。只是偶尔挺着大肚子的茧儿会在店前伫立,久久深思,似乎回忆着某些人或者某些事。又或则是上班路过此处的小城也会在那里久久停留,追忆那些失了色彩的过往以及那份无法触及的爱。

若干年后,另一座城市的角落里开了一家不起眼的花店。主人是一博狗位单亲妈妈,她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每当有人来店里的时候她都会学着妈妈的样子说,你好,欢迎光临陌上尘。若有人问起她你叫什么名字的时候,她会骄傲的说——我叫莫念诚。


木槿花,朝开幕落,每一次的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开得博狗更加绚灿。它的花语,温柔且坚定的爱。门上挂的着那串木槿花般的风铃,又在风中响起一阵悦耳的轻吟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博狗 ( 粤icp备11101625号-1
GMT+8, 2018-10-24 03:03 , Processed in 0.140400 second(s), 37 queries .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Style by ̹ⴴƼ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